无昵称

我爱骨科一万年

别担心我不咬人w:

#死侍#【算是科普?】彩蛋中提到,将在《死侍2》中出场的Cable,是谁?镭射眼的亲儿子,伟大救世主,改变了死侍,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死侍的男人-——内森.萨默斯。(含cp向注意(长条杀流量*

随手涂涂小天使
他是世界最可爱的XDDD
画技渣的飞起
英文也渣写错了别怪我

这只是一个脑洞

严重OOC
放飞自我的产物
bug巨多
随便看看就好
求发粮
想写然而文笔差又懒ˊ_>ˋ














大概就是说火影原剧情是鸣人中了无限月读的梦。卡卡西其实早在神无毗桥一战中跟带土一起被压在石头之下,被认定死亡了。两人都被斑所救,斑本来就只想救带土的(本家人,对自己有用处)但是带土一直抱着卡卡西不撒手(看他可怜)就顺便一起救了下来。
两人醒来后,一心想回木叶。但由于身体受了重伤(带土最严重)需要修养就留下来被洗脑(原剧情)。卡卡西就和带土日久生情(并不),两人关系变好(欢喜冤家),也会关心、照顾对方。
有一天白绝通知卡卡西和带土,琳和她的队友被围困(斑设计)。卡卡西和带土赶去救人只看到琳体内的三尾暴走,杀死了所有人。琳看到了卡卡西冲向卡卡西想要杀死他,刚好在卡卡西死角(卡卡西为救带土失去了左眼),带土为救卡卡西杀死了琳。琳在死前恢复了神智对带土说了“谢谢。”带土开了万花筒暴走了,卡卡西阻止了带土的暴走受了重伤昏迷了。带土抱起卡卡西准备回山洞时回头看琳说“我一定会创造一个能让卡卡西和你都幸福的世界。”回去之后,带土告诉斑决定不回木叶自己要创造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并让斑把自己的写轮眼移植给卡卡西。卡卡西醒来后决定留下来陪带土,两人一起进了晓,成为没脸见人的二人组(并不)。
后面就从第七班遇到卡卡西开始。
同一时间轴,两个视角。
一个是鸣人梦境视角(原著),一个是晓卡视角。
一直到四战结束鸣人成为火影(无限月读),带土成为人柱力变成守夜人,卡卡西陪伴他一起'守夜'。

【带卡】与你再次相遇④

私设如山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如果OK
⬇️






















傍晚的时候,卡卡西和带土从上忍宿舍出发到四代目波风水门家里。途中因为空手去别人家里蹭饭不太好,顺带买了些宇智波带土强烈推荐的红豆糕过去。宇智波带土极力否认是自己想吃这一点,说刚好可以饭后吃。当然这种话卡卡西信都不会信。

前来开门的人是琳。玖奈辛把菜放到了餐桌上,抬头看到了卡卡西和带土挥了挥手叫他们快点进来。鸣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一个青蛙样式的布偶玩得正欢。

“太慢了,你们两个也太慢了吧。”琳接过卡卡西手中的红豆糕放在了桌上。正想接过带土手中的红豆糕的时候,带土把拿着红豆糕的手移到了身后“不行,这是我的。”

这是笨卡卡给我的,才不给别人吃呢。

“带土,你...真是的。”琳无奈的笑了笑收回了手。看着带土还是一副警惕的样子,摆了摆手说“好了,好了不抢你的,快点去洗手吃饭吧。”说完,就到厨房帮忙去了。

卡卡西和带土洗完手出来,卡卡西正准备叫带土一起帮忙摆碗筷。一回头,就看到带土把手上的水甩到鸣人的脸上,而且还跟鸣人一起争抢那个青蛙布偶。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上前踢了带土一脚。“你还小哦,快点过去帮忙。”带土揉了揉被踢到的小腿,依旧还是跟鸣人打闹。卡卡西直接踩到了带土的背上“快点,不然红豆糕就别想要了。”听到卡卡西的话,带土立马站起来,一副'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的表情滚去了厨房,结果没过一会又被琳赶出来。

“你看,不是我不想帮忙,而是她们不要我帮忙。”带土耸了耸肩又坐下和鸣人玩到了一块。卡卡西叹气,自己去帮琳一起摆碗筷。

卡卡西看着琳犹豫了一下然后问“琳,我和带土是怎么住在一起的?”琳把手中的碗筷放下想了会“那时你父亲白牙大人去世后,情绪一直都不稳定。带土他很担心你就跑去照顾你,然后在你搬到上忍宿舍后也一直跟带土住在一起。”琳笑了起来“本来以为你们两个老是吵架关系不好,不过现在我放心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卡卡西笑着点了点头“你就放心好了。”

直到开饭的时候,波风水门也没有回来。玖奈幸摇了摇头“估计是太忙了,你们先吃,晚点我在做一份送过去。”说完,就去喂鸣人吃饭。留下三人面对这一大桌子的菜,带土拍了一下卡卡西的肩有些颤抖“怎么办啊,卡卡西?我还想活着回去的。”

是的,众所周知四代目波风水门的妻子漩涡玖奈幸所做的料理是难以下咽,虽然外表看上去不错,但是味道就真就难说了。估计也只有她的丈夫四代目波风水门能面带微笑的吃下去了。

“好了,带土。这次我也又帮师母做一些菜,应该...比上次好一点吧。”琳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没什么把握,毕竟玖奈幸的厨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既然琳都这么说了,那就吃吧。”带土扭头看了看卡卡西,看到卡卡西轻松的吃了菜,带土安心的呼出了口气。三人在在心惊胆颤中结束了这一顿晚餐。当然,味道确实不怎么样就对了。

卡卡西和带土提前先走了,按照带土的原话是“看到那一桌菜我胃疼,我要去吃点甜点洗洗胃。”卡卡西也委婉的表示了自己想要吃点东西压一压,所以两人就先行离开了。琳表示自己还要帮玖奈幸一起做一份不会吃死四代目的便当所以就留了下来。

卡卡西和带土还没走出多远就被凯拖到了居酒屋。边走还边说什么“燃烧青春”“不醉不归”之类的话。一进居酒屋就看到了熟悉的面孔。“哟,卡卡西。刚好同期的聚一聚,顺便也庆祝庆祝你出院。”阿斯玛喝了口酒向卡卡西示意。“咦,琳怎么没来?”红把手中的酒递给了卡卡西和带土。“对啊,琳呢?”红豆嘴里塞满了团子,顺手也递了串给带土。

“琳还在水门老师家,说要帮师母一起做便当给老师吃。”卡卡西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带土也跟着在卡卡西旁边坐下。众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玖奈幸的厨艺大家都知道的。卡卡西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份秋刀鱼又帮带土点了一份红豆团子。

带土把手中的团子吃掉,帮卡卡西挡了红递过来的清酒。“不行,卡卡西不能喝酒。”红笑了笑把酒放到了桌子上“卡卡西已经是个成人了,怎么不能喝酒?”“卡卡西才刚出院,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带土把卡卡西面前的酒拿过来喝掉。“带土你也太在意卡卡西了吧,喝一点不会怎么样的。”凯把手上的酒放到卡卡西面前,把服务员送来的秋刀鱼和团子递给了两人。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看卡卡西一副虚弱的样子怎么能喝酒呢。”带土抓起一串团子吃了起来。卡卡西听到带土的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从哪里看到我虚弱了?”卡卡西喝了口面前的酒,还没放回去,带土就大叫起来“你怎么能喝酒呢!这对你的胃不好!”带土急忙抢过卡卡西手中的酒一口灌完。

卡卡西捂住了耳朵有些无奈“你好吵啊,我自有分寸的。”卡卡西都这样说了带土也没有办法,带土撇了撇嘴低头吃起了自己的红豆团子。卡卡西拍了拍带土的背“我会少喝一点的,就麻烦你把我抬回去了。”带土点了点答应了。

结果是卡卡西抬着带土回去了。卡卡西知道自己酒量不是很好所以就少喝了很多,而且带土还帮卡卡西挡了一些酒。所以带土醉了,卡卡西还醒着。

卡卡西见带土醉了,也没有多留。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就抬着带土回去了。夜晚的冷风让卡卡西有些晕糊的脑袋清醒了许多,卡卡西抬着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的带土回了那个有些凌乱的小屋。

卡卡西把带土扔在了他的床上,卡卡西揉了下酸痛的手臂,对着带土翻了个白眼。

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么死重。

卡卡西准备回去洗个澡清醒一下,还没走出门就听到带土叫自己的名字。

“卡卡西...”

卡卡西回头看着带土半睁着眼睛以为带土醒来就走到带土床边蹲下。

“怎么了吗,带土?”

“...卡卡西...”

“嗯,我在。”

“你最近...好奇怪啊...”

带土的话让卡卡西彻底清醒过来。卡卡西看着带土,发现带土的眼神没有焦距。看来这只是带土无意识的呢喃,然而这却不能让卡卡西安心。

因为只有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太过于幸福而让自己遗忘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并不是他们的卡卡西。不是吗?

卡卡西坐在带土的床边苦笑着说

“抱歉啦,带土。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你的卡卡西了哦。”













带土捂住刺痛的头醒来,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发现喝醉后的事完全记不得了。没办法,带土起身准备去洗个澡清理一下,刚掀开被子就听到有东西落地的声音。带土走下床,捡起来。那是一个奇怪的项链,被链子穿起来的是一个铁制的东西。有点像只猫又有点像只狗。

“咦,这不是卡卡西的项链吗?怎么在这里。”

带土走出房间在客厅里没有看到卡卡西,然后他推开了卡卡西房间的门。















卡卡西睁开了眼睛。

环顾了一下四周,无奈的叹气。

“果然是梦吗。”

卡卡西撑着身子坐起来,抚摸了一下左眼。

“带土,我做了一个美梦。一个大家都幸福的美梦,你和琳还有老师他们都在呢。”

卡卡西笑着放下了手。


卡卡西抬头向窗外望去,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视线碰撞在了一起。

那个人开口说了什么。

不需要听清,拥有写轮眼的卡卡西轻易的就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说的是。

“笨卡卡。”























------------------------------------------
后记


“卡卡西,你的项链落在我这里了。”

带土推开卡卡西的房门,晃了晃手中的项链向卡卡西示意。

正在柜子里翻找什么的卡卡西听到了带土的话停止了翻找动作。

“哦,谢谢啦。”

卡卡西站起身来,接过带土手中的项链放进柜子里。

“卡卡西,你的项链不是买的吧。”

带土看着卡卡西问道。

“你猜。”

卡卡西回头笑了笑。

“肯定不是买的,哪有买的还那么丑的。”

“你也知道丑啊。”

卡卡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知道丑还给我,跟我有仇是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我去做早餐,你要吃什么?”

“我要吃松饼...不对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猜。”

“可恶,我怎么知道啊!”



















我终于写完啦(累
现在我终于可以去沉迷于小说啦ˊ_>ˋ
估计最近都不会码字了
放放脑洞和渣图
就这样我去浪啦
拜拜



摸鱼日常
封面骗人
p3p4对话
堍:怎么样我的胸是不是比外面的那群妖艳贱货好摸。
卡:我报警了哦。
我就是个渣
完全不想上滤镜
沉迷于小说无法自拔ˊ_>ˋ

【带卡】与你再次相遇③

私设如山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如果OK
⬇️

















一个星期后,卡卡西出院了。

带土怕卡卡西失忆把自己的家都忘了,一出院就拉着卡卡西回去。

“带土,我知道家在哪里的。”卡卡西有些无奈的说。虽然不是原来的世界但自己的性格自己还是知道的,绝对会为了方便而去住上忍宿舍。至于在哪一间,这种事情问一问不就好了嘛。

“不行,万一你忘了怎么办?”带土不听卡卡西的解释,拉起卡卡西的手往上忍宿舍的方向走。带土把卡卡西带到原来卡卡西住的那间房门前,正当卡卡西以为带土把人带到了就要回去的时候,带土掏出了钥匙把门打开了。

带土为什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卡卡西的疑问在进房门之后被解开了。房子的布局绝对不是一个人居住所有的。带土熟练地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换上,转身又拿出拖鞋递给卡卡西。“水门老师叫我们晚上去吃饭,你收拾一下,晚点我们一起过去。”说完,带土就去冰箱里拿东西。

卡卡西犹豫了一下对带土说“我们...住在一起吗?”带土喝着从冰箱里翻出的牛奶,点了点头。“那我们是怎么住在一起的?”卡卡西又问。

怎么住在一起的?说实话这件事带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反正都住在一起了,那其他的就不重要了啊。当然,绝对不能对卡卡西这样说,不然肯定会嘲笑他是笨蛋、呆瓜,这种事情都不记得。带土只好编个比较靠谱的回答来应付卡卡西。

可恶,要不是卡卡西失忆了,自己才不会这么麻烦呢!一定要找个时间好好欺负他一下,哦,注意不能太过了不然卡卡西会生气的。

看着带土支支吾吾了半天卡卡西就知道了。也是,绝对不能指望这个笨蛋能记得什么,还是下次去问问琳吧。

“因为写轮眼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作用!再说了我们是搭档住在一起又没什么。”太激动的后果是把牛奶都喷了出去。

最要命的是喷到了卡卡西的身上,带土急忙去拿纸巾想帮卡卡西擦干净。卡卡西摆了摆手“不用了,我现在去洗个澡就好。”卡卡西脱下沾满牛奶的外套扔给带土“拜托了哟。”说完就晃进了浴室里。

带土撇了撇嘴把外套丢进洗衣机里。忽然想起卡卡西没拿衣服,迫不得已又进房间帮他拿了套衣服出来。

“卡卡西,衣服我拿进来啰。”带土直接推门而进。

卡卡西脱下了里衣,姣好的脸露了出来。他向带土的方向看去“哦,谢啦。”卡卡西接过衣服放到架子上。

转过身看到带土一直盯着自己的脖子看“怎么了吗?”带土指了指卡卡西胸口问“项链怎么来的?”

项链?

卡卡西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上确实挂着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项链。既然带土都没有见过,那我这个异世界的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那就只能编个理由应付一下了。

“任务途中买的。”卡卡西把手中的衣服放到洗衣篮里,转头对带土说。“这样啊,挺好看的。”带土摸了摸头,从浴室里退了出来。

带土把弄脏的地方收拾干净,看到桌子上的牛奶,才想起刚出院的卡卡西应该多补充补充营养。他去厨房把牛奶加热,准备给洗完澡的卡卡西喝。

所以,卡卡西从浴室一出来就看见拿着散发着热气的牛奶的带土。

“喝。”

“不喝。”

“必须喝,你才刚出院。”

“不要。”

“喝,不喝我就生气了。”

卡卡西垂着头接过牛奶,颇有男子气概的一口灌完。当然,如果排除喝完牛奶后那一张大写的讨厌的脸话,疑确是这样没错。

“干嘛这个表情,搞得我好像在欺负你似的。”带土接过卡卡西手上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没错哦,就是在欺负你。就是喜欢看你不情不愿却又不得不听我的话的样子。

真是个乖孩子呢。






本来想全部写完的结果我又去浪了
总而言之还是写出来一点了ˊ_>ˋ
爬墙真开心 吸吸

【带卡】与你再次相遇②

私设如山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如果OK
⬇️













卡卡西出神的望向窗外。然后,他看见了。

带土。

卡卡西觉得有些紧张。即便是另一个世界的带土,他也疑确是那个成为了卡卡西的英雄的带土。带土还是带土,卡卡西却不是卡卡西了。

门被拉开了。

“哟,卡卡西你醒啦。我带了秋刀鱼便当,等会你就把它吃了吧。”

带土把秋刀鱼便当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然后在床边坐下。

“你也真是的,只要我和琳不在你身边,你就把自己弄伤,你能不能多在意自己一点啊。”

卡卡西轻笑,眉眼弯弯的。

“有什么好笑的?”

带土抬手揉了揉卡卡西的头。

“因为琳也和你说了相似的话。”

卡卡西抬手拍开了带土,整理了一下被两人摧残过的头发。

带土不满的收回了手,一副'你竟然这样对我你一定是不爱我了'的样子看着卡卡西。

“你都已经知道我们这么担心你,那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

“不会了,没有下次。”

卡卡西笑着对带土道。

“呐,带土。”

“怎么了?”

“我的写轮眼是怎么来的?”

带土从床边跳了起来,震惊的瞪着卡卡西。

“卡卡西,你...你不会失忆了吧?”

卡卡西有些好笑的看着带土。

“啊,差不多吧。”

就让如此卑鄙的我在这个幸福的世界再待一会吧。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失忆呢,你还没有看我当上火影呢!你还没有还我上次的饭钱呢!呜呜呜...笨卡卡,你怎么就失忆了呢!”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之间有关联吗?

“好了,别哭啦。只是记忆有些混乱不能算的上是失忆。”

卡卡西无奈的伸手拉带土坐下,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所以,等下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好吗?”

“好...”

卡卡西舒了口气,眼神没有了以往的懒散,而是闪烁着一些带土所不知道的情愫。

“我的写轮眼,怎么来的?”

带土撇撇嘴,讲起了与卡卡西原来世界所不同的故事。

这个世界的卡卡西被带土说服了,并没有因为所谓的忍者法则而放弃同伴。他跟着带土去救琳,然而却为了保护带土失去了左眼。幸好带土开了眼,解决了那个忍者,顺利的把琳救出来了。卡卡西因为体力不支晕倒了,波风水门也及时敢到了,并把卡卡西送去了医院。

“因为我你才失去了左眼,所以在把琳救出来后,我让琳把我的眼睛移植给你了。”

“你别误会啊,我只是因为看你可怜才给你的。”

带土扭过头有些害羞。

“宇智波一族没有让你把眼睛拿回去吗?”

带土撇撇嘴道“有啊,不过我说如果要回去的话,我就把两只眼睛都毁了。”

带土笑嘻嘻的看着卡卡西。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啊?”

卡卡西握紧了藏在被单下的手。

“...笨蛋。”

“你说什么,笨卡卡你说谁是笨蛋!”

“你。”

“可恶,你怎么这么讨人厌啊。”

“彼此彼此。”

带土被卡卡西堵得无话可说。

“那你是怎么回事?”

看着带土担忧的目光,原本准备编故事的卡卡西犹豫了。

“嗯...我做了一个梦。”

卡卡西斟酌了一下语言,把那个不幸福的世界里发生的事告诉了带土。

“因为梦太真实了,所以我搞不清楚那边才是真实的世界,我的记忆就变的有些混乱。”

说完,卡卡西看着从一开始就一直沉默的带土,安慰的拍了拍带土的头。

卡卡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带土抓住了手腕,手掌整个贴到了带土的胸口。

“那不是真的,我还在这里。我有心跳,我是活着的。那个让你痛苦难过的世界是虚假的,那种世界不要也罢。那只是一场梦罢了!”

卡卡西看着带土认真的神情,忍不住笑了。

“也许吧。”

那个世界的事,早就发生了啊。














后面就是发糖了ˊ_>ˋ
相信我绝对是HE
好累 好想爬墙啊

【带卡】与你再次相遇①

私设如山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如果OK
⬇️












白色。

所以一切都是白色。

卡卡西环顾了一下四周,无奈的叹了口气。

“又是这里啊。”

卡卡西闭著眼睛回忆。却只记得自己写轮眼使用过度,结果昏过去这件事。至于怎么到医院的,可就真的不知道了。

大概是哪位好心的村民救了我吧。

卡卡西抬手抚摩着左眼,无声的笑了笑。

抱歉啊,带土。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

卡卡西坐起身来。随着被单的滑落,没有带着面罩那姣好的面容暴露在空气中。

好看。

这是每一个见过卡卡西面容的人的第一反应。不似女人线条那样阴柔,也不似男人线条那样刚烈。下巴上的小痣更是让男人那张禁欲的面容显得十分性感。

他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习惯。然后,他把面罩拉到脸上。

“呲啦”

门被人拉开了。

“哎呀,卡卡西你醒啦。”

卡卡西看着进来的人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很熟悉,却是他做梦都不敢想像的。

话语在嘴旁打转,最后颤抖的落了下来。

“琳....”

琳发现了卡卡西的异样。他走上前来检查了卡卡西的身体状况。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卡卡西摇了摇头。无力的靠在床上,只是一个名字就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

说不出来了,真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琳有些生气的看着卡卡西。

“你啊,真是不会照顾自己。带土和我一不在,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你能不能爱惜自己一点啊。”

卡卡西心里一颤。带土不是那时就...

卡卡西的沉默让琳有些心软。

从前那个孤傲寡言的男孩,变成了现在这个温吞懒散,用微笑掩盖伤疤的男人。他承受了太多这个年龄段所不该承受的东西,时间在逼迫他成长。

琳起身揉了揉卡卡西的头发,意料之外的柔软蓬松。

卡卡西有些疑惑的抬起头。

奇怪,琳以前是这样的吗?

门外响起了呼喊的声音。琳收回了手,对卡卡西笑了笑。

“抱歉,现在人手有点不够,我要过去帮忙啦。估计带土等下就会过来,你先休息一下。”

走到门口的琳忽然回头。

“不要乱跑哦,知道没。”

卡卡西点了点头。

真可爱。

琳笑着拉上了门。

然后,房间重回了寂静。

卡卡西整个人软瘫在床上。

不是我的,这个世界不是我的。

这个幸福的世界不是我的。

像是被人欺骗了。

你所渴望渴求的东西,一切都不属于你。

酸涨感涌上了心头一直蔓延到眼睛。

哭不出来啦,真的哭不出来啦。

卡卡西抬手捂住左眼。

别看,别看这样的我。









今天赶工写完了一半ˊ_>ˋ
虽然晚了 但赶上老卡生贺了
修修改改变的乱七八糟
反正我就是个渣
相信我是HE



生贺文还没有写完ˊ_>ˋ
估计就这两天吧
放张老卡祝生日快乐!
虽然我是个渣
并不会画画的我

【带卡】纸飞机

乱七八糟的意识流
私设如山(港真
严重OOC
如果OK
⬇️











“卡卡西,快点!”

带土向身后慢悠悠的卡卡西招手。

“哼,笨蛋。”

小小的白团子,有些不屑的扭头。

然后,他加快了脚步。

在一段跋涉之后,他们到了山顶。

“呜哇,好高!”

带土望了望脚下,惊呼一声。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写有字的纸飞机。

“卡卡西,你准备好了吗?”

带土扭头看向他。

卡卡西白了他一眼。

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纸飞机。

“废话。”

“真是的,明明这么可爱却这么毒舌。”

带土揉了揉卡卡西的头。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无情的巴掌。

带土吃痛的收回了手。

“快点,别浪费时间。”

“好啦,别那么凶嘛。”

轻轻的对着纸飞机哈一口气。

似乎是对它施加了魔法。

带着心愿,飞走了。








男人拾起了落在窗边的纸飞机。

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拆开了它。

哎呀,这可真是...

男人的眼睛带着笑意。

弯弯的,像月牙。

真好看。

男人回了房间。

不一会儿。

拿着一个纸飞机。

轻轻的哈一口气。

虔诚的像是在朝拜。

纸飞机飞向了远方。

随着风,消失了。

第二天。

纸飞机又落在男人的窗前。

男人拿起了它。





“哇,飞的好远呀!”

带土惊呼。

“这下我一定能成为火影的!”

他开心的笑着。

卡卡西白了他一眼。

然后,向山下走。

带土快步追上卡卡西。

“等一下,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心愿呢。卡卡西。”

“说出来就不灵验了好吗,笨蛋。”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

“可恶,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又没问我。”

卡卡西趁带土没注意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卡卡西回头看向带土。

他在发呆。

手插在口袋里。

不安分的动了动。

卡卡西灵活的拆开了它。

轻轻的笑了。

卡卡西把它放进了口袋。

这样就好。

我的心愿是

这样就好。









估计在我写完老卡的生贺文之前都不会渣文了ˊ_>ˋ

好累 好想睡老卡